阿笙

大爱小琴琴的新手同人文写手,欢迎催更哦~

由售货机太太牵头发起的24h活动,敬请期待哦👏

某学园都市的自动售货机:

【这是一个活动宣】电磁通行新年祭24H!

时间:2021/12/31 20:00 - 2022/01/01 19:00

参与太太(按发粮顺序)

【12/31 20:00】 @潇雨枫铃  

【12/31 21:00】 @无用杂物.  

【12/31 22:00】 @酒玖染  

【12/31 23:00】 @神说你都对 

【01/01 00:00】 @七月 No.20003  

【01/01 01:00】 @不接稿不产粮生人勿近  

【01/01 02:00】 @庭院深深深几许 

【01/01 03:00】 @thcz785(特瓦林竟是我自己?!) 

【01/01 04:00】 @松鼠丘 

【01/01 05:00】 @道思作颂 

【01/01 06:00】 @綦曦兮(考研半退) 

【01/01 07:00】 @奎白 

【01/01 08:00】 @月晰 

【01/01 09:00】 @小璃睡不醒 

【01/01 10:00】 我

【01/01 11:00】 @我楽多 

【01/01 12:00】 @怪物鸵鸟 

【01/01 13:00】 @一颗蛋 

【01/01 14:00】 @桑葚梓 

【01/01 15:00】 @目が覚める 

【01/01 16:00】 @B★RS 

【01/01 17:00】 @Amaha雨昕 

【01/01 18:00】 @阿笙 

【01/01 19:00】 @thcz785(特瓦林竟是我自己?!) 

【随机掉落 ??:30】 @夜幽鲸 

《追寻》


 运用【妹妹们】的lv6进化法


  学园都市只有七名level5,依照树状图设计者的推算,能达到前所未有的lv6的只有一人-一方通行,该名受试者若是接受正常课程需要250年才能达到lv6,我们暂缓这项方案,转而研究以实战方式促进能力成长,准备特定战场,依据剧本进行战斗,借以操控成长方向,只要准备128种战场,杀害【超电磁炮】128次,该名对象就能达到lv6。鉴于【超电磁炮】不可能有128个,我们通过复制其DNA图谱克隆出妹妹们以辅助研究,但由于克隆人与本体的差异,其能力等级大多为lv2,依照树状图设计者进行推算,杀害妹妹们20000次,实验就能取得成功。


  “这是什么?"


  紧握的纸张从手中溜走,看到的内容却深深刻在脑海里,白井黑子痛苦地抱着脑袋嘶哄着,“就为了这种事情就要杀了那么多人吗?”


  “白井同学,你冷静下来,""食蜂操祈将四散的纸张捡起,紧皱着眉头的她现在根本无暇顾及濒临崩溃的白井黑子,一想到御坂美琴的失踪可能与童年遇见的那个孩子相关,她就完全静不下心来。


“是啊"


佐天扶着白井黑子坐下,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御坂学姐才是,"她看着远处的初春饰利道:


“初春,一方通行的下落还没找到吗?"


  快了,初春饰利快速浏览着电脑,在其中筛选着可能的医院,找到了!她神色一喜,调出了一个监控视频,在有点模糊的画面中,一方通行赫然在目。


  白井黑子死死盯着屏幕里的身影,酒红色的眸子里满是恨意,初春,地址在哪。


  姐姐大人?不,不是,火速赶来的白井黑子在医院附近看见了那熟悉的背影,虽然面孔相同,但白井黑子仍一眼认了出来。


   啊!是黑子大人。正在售货机前购买饮料的御坂妹妹回头看见了白井黑子。


  你认识我?白井黑子一脸茫然。


  御坂在姐姐大人的记忆中曾见过您,do御坂10032如此解释道,虽然有些晚了,但御坂很高兴你能找到御坂10032号,姐姐大人一直在等您。


  “什么?你说姐姐大人一直在等我? "


  御坂10032号并不确定,但从姐姐大人记忆中来看,有关黑子姐姐的记忆都是温暖的,而且昨天昏迷不醒的姐姐大人也呼喊了黑子姐姐的名字,所以说姐姐大人其实一直在等黑子姐姐的到来吧,御坂10032号大胆推测。


“原来如此,姐姐大人,黑子一直在被您牵挂着吧,白井黑子痛哭出声,明明黑子那么没用,成为不了姐姐大人的助力,这样的我,没有资格跟在姐姐大人的身边!


  不,御坂10032号摇了摇头,“即使会受伤,也要拼命保护别人,是值得尊敬和信赖的,完美却傻乎乎的笨蛋学妹,这是姐姐大人对您的评价哦。御坂10032号往前走去,这样的评价,您要辜负吗?


  怎么可能,白井黑子擦干眼泪,我可是为姐姐大人鸣锣开道的白井黑子啊!


  跟着御坂10032号走在医院的走廊上,明明心理有了准备,却也为这个医院精密的设备感到心惊,御坂10032号仿佛感受到了白井黑子的疑惑说道:


  姐姐大人因为强行接入御坂网络而身体崩坏,她看着外面的阳光,顿了一下,明明是不懂感情的眼里好似划过了悲伤,很严重,即使是御坂强行请来的呱太医生也无法完全治愈,而暗部的那些杀手也常来袭击我们,为了保护姐姐大人,御坂们使用了一些非法手段占领了这座医院,并通过打劫拥有了长期饭票的最后之作购买了这些设备,do御坂10032号如此解释道。


  姐姐大人受伤了吗?白井黑子担忧地跟着御坂10032号穿过长长的走廊,原本轻盈的脚步慢慢变的沉重,她推开门,嗓子变得火烧一般疼痛,她绕过那些连接着各种管道的器材,在床上那沉睡的人的额上印下轻柔的一吻。


  欢迎回来,姐姐大人。

《战斗》

我在做什么啊,当我被打倒在地,许久不曾感受过的剧烈疼痛贯穿身体,我这样想着。


我,一方通行,是学园都市最强的人,可那还不够,我要成为lv6,成为最强,所以我加入了绝对能力者计划。


这原本不是相当正常的一切吗,按照剧本战斗,战斗,战斗,然后……


 杀了她们……


她们是单价8万日元的试验品,是辅助我成为lv6的小白鼠,可……


 无聊……


“ 像沉入又黑又重的水底,窒息的痛苦溢满心肺。"


第一位被杀死的御坂妹妹是这么说的吧,真奇怪,明明知道死亡的感觉,却从不逃跑,从不试图违背,在一次一次的实验里徒劳地献上自己的生命,我都快厌烦了这样的杀戮了,可她们还是日复一日地重复着这该死的实验。想让她逃跑,想让她露出惊恐的表情,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祈求他不要再开始实验了,可没有用,不论多么残酷的死法都无法让她们露出别的表情,直到那个人的到来……


明明是一样的面孔,给人的感觉却是如此的不一样,第一眼看到她,我就知道她是原版,满身的令人感到作呕的正义感,真令人嫉妒啊,明明同样是lv5,却只有她生活在阳光下,天真地像个普通的大小姐,但果然啊,像她这样的小孩子还是不适合踏入学园都市的黑暗呢,我轻描淡写就把她引以为傲的超电磁炮反射了回去,你看她惊恐的小眼神,真令人愉悦啊,但她后来怎么又到这里来了呢,明明知道自己在送死,为什么又要义无反顾的赶来战斗,为什么阳光就在你的身侧,你却自愿踏入黑暗?


我无法理解,也不想知道,我反射回她的所有攻击,用矢量操控和她进行战斗,这实在是没有技术含量的一场较量,我的矢量操控完全克制她的电磁能力,只需要开着反射,她就无法伤害我,但她好像蠢得发现不了这点,一味地攻击着,即使弄得她自己浑身是伤。


我已经不耐烦了,手轻轻一挥,无数车辆就飞向了她,轰的一声,她被狠狠的埋在了下面,但她竟然仍然爬了起来,真是愚蠢,我彻底失去了耐心,脚下轻轻一点,风就像利刃一样地向她刮了过去。


“别再爬起来了,第三位,再这样下去,我可要彻底杀了你了"


但她还是站了起来,即使她浑身鲜血淋漓,连最基本的电磁护罩都做不到。


为什么,我当时一定是很困惑,才会向她发问,明明是实验用的小白鼠而已,为什么要豁出性命来保护她们?


因为是妹妹啊!我听到她的回答,开什么玩笑,就因为这个可笑的理由,就值得付出生命吗,我懒得理会这些,就这样吧,让这个天真的孩子被埋葬在这里,连着她可笑的梦想,可我好像又弄错了些什么,那些克隆人,那些经历过一万多次死亡的克隆人们竟然真的出现了,她们全都拥有着同样的容貌,为了同一个人而来到了这个让她们丧生一万多次的地方,她们密密麻麻的在我面前站成了一片,整齐有力到刺耳的声音让我后悔没有屏蔽声音。


“御坂们服从自身情感管理机制,决定成为姐姐大人的护盾,我们会永远保护姐姐大人,do御坂如此宣誓道。


真是感动啊,我大笑着,那些克隆人竟然有感情了吗?我张开手臂,细细感受着每一寸风力,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我愿意风,热,电,磁等有方向的力就可以为我驱使,那你能做到什么地步呢,让我见识一下吧,railgun。



  黑,好黑,像一望无际的巨兽将我吞噬下肚,冰冷黏腻的感觉蔓延至全身,好想就这样睡下去啊,可我不能,还有人在等着我拯救。


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在疼痛,都在叫嚣着投降,可我没有,我是御坂美琴,我在为自己的天真赎罪,很可笑是吧,明明那些妹妹就是因为我的轻率而诞生而丧命,我却还在这里苦苦挣扎,祈求命运善待我。


“为什么要拯救她们呢?"我听见一方通行这样问我。


 开什么玩笑,这样的问题,御坂美琴站直身体,语气里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因为是妹妹啊。"


因为是妹妹,所以理所应当的去帮助啊,我打开布束送我的装置,感受着御坂网络庞大的计算量体系,电磁的力量在我身体里肆虐,我强撑起最后一丝理智,为御坂妹妹们开启了电磁护罩。


 正面向我攻过来吧,你这个下三滥!


这个地球由三种基本力构成,而御坂美琴的电磁力就是其中一种,御坂美琴站在那里,周身的闪电将她的伤口撕裂,溢出的鲜血刚刚流出就被高温蒸发,她会死,一方通行无比明确这一点,达到lv6的电磁能力固然能发挥出毁灭地球的能力,却也会让她的身体因为这股恐怖的力量而崩坏,到时候,谁也无法救她。


周遭聚起了小小的旋风,世界各地的潮汐都发生了变化,风,热,光,磁原来我做到的东西她都可以做到,磁粒子切断了我的反射能力,在我的皮肤上留下了许多伤口,这可真是令人不悦,我癫狂的笑着,带有腥味的血腥气让我更加兴奋,手指一握,周遭的一切向她飞了过去。


轰的一声,御坂妹妹所在电磁护罩有了破裂,一些御坂妹妹受伤了,御坂美琴很明显的将力量倾斜了过去,自身的电磁护罩有了很明显的破绽。


 一方通行疯狂的大笑着:和我对战还敢分神,真是愚蠢的行为!


整栋大楼倒塌了下来,御坂美琴被掩埋在下面,一方通行不屑地笑了一下,“切,那么快就结束了,lv6也不怎么样嘛"


可当倒塌的灰尘消散,原本应该随着御坂美琴丧生的御坂妹妹好端端的被护在电磁护罩下,一方通行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


一片废墟里,御坂美琴满身伤痕地站了起来,她脊背挺得笔直,周身环绕的电流让她如同神明降临,御坂美琴拿着一枚硬币,掷地有声:


  “你以为我是谁,我可是御坂美琴啊!”


周身的空气被抽离,无处不在的铁砂相互摩挲着,由此产生的高温将氧气抽离,形成一层真空的状态,一方通行无法移动,也无法呼吸,只能看着那足以照亮一切黑暗的光芒激射而来。


原来如此,一开始就决定用这招了吗?一方通行重重倒地,输了这场战斗。


《幻境》

夜,最后一丝光线被黑暗吞噬殆尽,已经忙碌了一天的少女们却仍然没有回去的迹象,白井黑子已经劝了她们很多次了,然而得到的回答却始终是御坂大人的安危不曾得到确认就不会放弃的回答,看到如此景象,白井黑子只得带来了大量帐篷为她们提供休息的地方,自己则一直和婚后光子等人一直清理废墟到深夜才休息。


是梦吗?白井黑子看着眼前混乱的景象,无数楼盘崩塌,看不出原来模样的废弃汽车被砸的到处都是,水泥里的钢筋或裸露或脱离,横七竖八地插在废墟里,这明明是昨天未清理过的模样,是梦?可我怎么会梦到这里,不等白井黑子深思,几道声音传了出来:


  白井同学?


白井黑子回头去看,只见婚后光子从后面走了出来,而她的背后则跟着湾内和泡芙等所有人,电光火石之间,她好像明白了些什么,恍如时间倒流,娇俏的少女以一个极其僵硬的姿势转回头去。


漫天的星辰为衬,灿烂的星云为辅,那个人就站在那里,茶色的头发,深邃的双眸,她,御坂美琴就站在那里,美好地就像一场一戳就碎的镜花水月。


“姐姐大人……"


白井黑子踉跄上前,曾经她以为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有数不清的话对她说,可真正见到她的时候,千言万语却都只化为了“姐姐大人"这个已经咀嚼过了千万遍的称呼。


御坂美琴就在那里,茶色的双眸温暖而又坚定,她看着她们,一个一个地道出她们的名字:湾内同学,泡芙同学,婚后同学,帆风同学……


这整个过程缓慢而又压抑,可没有一个人试图去打破这个局面,白井黑子喉头一梗,莫名地红了双眶,她难以自制地捂住嘴,竟赫然发现早有不少人泣不成声。


终于御坂美琴停顿了一下,茶色的双眸看向白井黑子,目光温柔缱绻地像一滩水。


“黑子"


她缓缓吐出这俩个字,语气缠绵的像是早把这俩个字温柔重复过千年。她粲然一笑:


“谢谢你们了,大家,但,回去吧……


星河破碎,地面塌陷,刹那间,御坂美琴的身躯像是镜面一样寸寸破碎了起来。


姐姐大人!


白井黑子脚下的地面沉了下去,她徒劳的伸着双手大叫着,可没有用,深重的黑暗像一汪看不见的潮水将她包围吞咽下去,而那双茶色的双眸仍然只是看着她。


“回去吧,黑子"


不,不要,白井黑子想要挣扎,想要不顾一切地将她带回,可那都是徒劳,动作被镇压,嘶喊被淹没,绝望铺天盖地地袭来,将她狠狠拉下黑暗之中,混沌里,白井黑子只看见御坂美琴的身躯彻底破碎,无数流光消逝,就像她少年时见过的蓝色光芒。


“再见,大家。"



白井黑子红着眼清醒过来,周围都是哭声,这些即使是在危难之中也讲究着礼仪的大小姐们每一个都哭泣着,可白井黑子没有,她倔强的站了起来。


姐姐大人总是这样,一个人承担,一个人战斗,即使伤痕累累也不肯后退半步,姐姐大人是笨蛋,可谁叫黑子……喜欢笨蛋。


月光倾洒而下,将少女的脸颊衬得越发坚毅,像是被其感染了一样,越来越多的人随着白井黑子站了起来,即使这股意志不被认可,不被希望,但存在于此的,为了御坂美琴,为了正义而所凝聚的意志,绝不会为了任何人而屈服!


看着重新振作起来的人们,走在最后的 食蜂操祈勾了勾唇,使用如此强大的电磁力来干扰脑电波,使之趋于一致,再将其连接起来,以前的御坂美琴可做不到这种地步呢,所以,好像也不是坏事?


太阳悄悄升起,第一缕阳光照在了几乎被清理完毕的废墟上,婚后光子与白井黑子对视了一眼,一鼓作气地将最后一块巨大的水泥板吹了出去。


白井黑子紧紧盯着水泥板下,良久,她像面条一样地软了下来-没有姐姐大人,她松了口气,天知道她有多么害怕会从水泥板下掉出个血淋淋的人,虽然仍然没有姐姐大人的消息,但就现在这个情况而言,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了。


食蜂操祈好笑地看着瘫软一地的人们,转头去观察着满地的焦灼痕迹,这些能力?是和御坂同学相同的电磁能力者吗?可我怎么不记得学园都市里还有这么强的电磁能力者?


“不"白井黑子的声音打断了食蜂操祈的思考,她像是知道食蜂在想些什么似的说道:


“这里的痕迹大多是姐姐大人留下来的。"


“是吗?"


食蜂操祈没有回头,也没有问她怎么知道这全是御坂美琴的杰作的,她只是沉默着,在重重迷雾中寻找着线索。


“初春,怎么了吗,"白井黑子突然注意到拿着平板电脑的初春饰利脸色变得苍白。


“白井同学,初春咽了咽口水,沙哑的嗓音把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她看着白井黑子,一个一个字的说着:


“根据现场采集的1304处血迹与御坂学姐的DNA数据比对,基因数据与御坂学姐吻合率达99%以上……"


“不可能!姐姐大人……"


白井同学,你冷静一点,初春饰利看着不住颤抖着的白井黑子,刚想出声安慰她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


“御坂同学不可能留那么多血,也不可能在受重伤的情况下那么剧烈的移动,"


食蜂操祈语气笃定,她看着满地的血迹,平稳的语气里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


“克隆人,与御坂同学有相同DNA的,还有她的克隆人!"


“你在说什么?"


白井黑子如坠冰窖,她摇摇晃晃地走到食蜂操祈面前,想要从食蜂操祈的眼里看出些什么,可她看到的,是食蜂操祈眼里愈发暗淡的星状光芒。


白井黑子失神的跪坐了下来,如果真的有克隆人的话,姐姐大人你在其中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呢?

《难以拒绝的请求》

“食蜂学姐,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常盘台 ,白井黑子找到在图书馆里喝咖啡的食蜂操祈 ,正式向她提出请求。


“啊啦,白井同学”食蜂操祈回头看着白井黑子,语气里满是兴味:


“那么,白井同学要是有什么麻烦事就说出来听听吧,我会考虑的,”


正常人不都是说我会尽力而为吗,白井黑子在心里吐槽着食蜂的话,嘴里却不再犹豫地将一切都说了出来。


“所以,御坂同学已经失踪了那么久了吗?"食蜂操祈一脸凝重,目光谴责地看着白井黑子。


“你怎么不早说呢”


“那个"白井黑子通红着脸嗫嚅着,难道说因为不相信你和姐姐大人的关系?这种话怎么说的出口!


“算了"食蜂看着涨红着脸的女孩,难得善解人意地不再追问下去,其实原因什么的,她也想得到啦,毕竟学校里的人都知道呢,她和御坂美琴的关系。


“所以,白井同学,需要我帮忙做些什么呢?"


唉?


虽然意外食蜂操祈答应地那么爽快,但反正不是坏事,白井黑子抬头直视着食蜂操祈星光闪闪的眼睛,酒红色的双眸里满是坚定:


“我需要你派阀成员的能力,和关于学园近期研究计划的情报"


少女的眼里满是和另一个有点莽撞的少女如出一辙的光芒,让人觉得安心而温柔,食蜂操祈不禁晃神,真是相象呢,白井同学和御坂同学,她看着窗外的阳光粲然一笑


“是,白井同学!"




十三学区

身着校服的女孩子们齐聚在废墟里,她们每一个人如今都是汗津津的,与一般的少女文静可爱的样子大不相同,但你要是以为她们是厌恶礼仪的不良少女可就错了,她们中的许多人身着着代表着大小姐身份常盘台的校服,而一些人则戴着风纪委员的袖章,而这些人中,一位蜂蜜色长发的少女显得尤其突出,即使是在数量众多的美少女中,她也绝对拥有着让人眼前一亮的美丽容颜,而此刻,她浑身的衣服湿透,丰满的胸部随着她的每一次剧烈呼吸而起伏着,密密麻麻的汗珠沿着她光滑细腻的下巴流下来,消失在她隐秘的双峰之中。


“女王,没事吧,"一位紫色头发的少女担忧地对着那位蜂蜜色长发的少女说道。


“没事"食蜂操祈摇了摇头,示意少女不用担心,她擦了擦汗,视线从使用着能力的少女们身上移开,落到已经整理了一小半的废墟里。


那里白色的痕迹到处都是,是那个叫固法的风纪委员留下的,用来标记线索的东西,但所谓的线索其实大多数就是一摊一摊的血迹而已。


食蜂操祈皱了皱眉,视线又回到了使用着能力的少女们身上。


在那里,泡芙万彬使用着浮力将水泥和钢筋减轻重量,再由婚后光子用风力发射出去,她们的动作配合而又默契,但在数量庞大的阻碍物面前,即使是她们也不禁感到吃力,而她们的旁边,一头樱色长发的白井黑子也不断使用着空间移动,大量的计算让她本就苍白的脸上布满着汗珠,但即使这样,她也从没停下来休息过。


再就是常盘台那些自愿跑过来的大小姐们,使用着各种千奇百怪的能力清理着,还有些力气大的竟然直接把水泥板举了起来,还有些派不上用场,力气又小的大小姐们三五成群的一起喊着加油,看到这里,食蜂操祈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抬手抹去了额上的汗珠。


其实已经发现了那么多的血迹了,御坂同学生还的可能性真的很小,但这些孩子始终不肯放弃,一直在努力寻找着御坂同学生还的希望。


阿拉 ,御坂同学的魅力真是大呢,让那么多大小姐放弃自己养尊处优的生活来这里和建筑工人一样的劳动。


不过,食蜂操祈看着自己实在不适合体力活动的身体,不由叹息,自己好像没有说这话的权利呢!

Q:当你穿书进自己写的文里会是什么样的?

大概就是……世界凝滞了😂(问就是鸽子真好)

《血渍里的呱太手机》

良久,她听着电话里友人焦急的呼唤,白井再次开口,微哑的声音里带着某种坚定,“初春,找到了,”


佐天泪子和初春饰利赶到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佐天看着在废墟里穿梭的白井黑子,不禁叹息,御坂学姐,你究竟去哪了呢?


快步走上前,她帮着白井黑子寻找起来,一旁的初春饰利也努力拖着一块巨大的水泥,御坂学姐,无论你在哪里,我们都会找到你的,此刻,她们的心理默默地宣誓着。


“白井同学,你怎么了,"突然,前面的黑子身形晃了下,佐天泪子快步扶住险些摔倒的白井黑子,声音里满是担忧。


“没事”


白井黑子撑着脑袋,等着那阵因能力使用过度而导致的疼痛感过去,她抬头一笑,却在回眸瞬间撇见那巨大水泥下的那抹绿色,。


“白井同学?"


佐天泪子一脸困惑地看着白井黑子脸色骤变地朝一块水泥石头走去。


那里……,绿色的什么东西被丢在那里,眼睛里泛起的泪水让她无法看清那个存在,她努力瞪大双眼,总算看清了,那个绿色的,孩子气的,躺在一大摊褐色血渍里的,呱太手机…… 


白井黑子脑子里一片空白。


“怎么会呢,姐姐大人"她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姐姐大人!"


病房里,白井黑子大叫着苏醒了过来,心跳地很快,她把手贴近胸口,细细地感受自己过快的心跳。


“我做了一个梦,"


她看着天花板上刺眼的灯,明明不记得梦到了什么,可为什么还会心痛,对了,姐姐大人,白井黑子想起晕倒前的一幕,干涸的喉咙如发炎一样苦涩起来。


“死……”


  这个字眼卡在喉咙里,让她如鲠在喉,如果像姐姐大人那样温柔善良的人也会因为学园都市的黑暗面而丧命的话,黑子我所坚信的正义又能做得了什么呢?


“御坂学姐才不会有事呢,”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一室宁静,白井黑子循声望去,才看见初春饰利和佐天泪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病房里,此刻正站在不远处看着她。


“御坂学姐那么厉害,"


初春的声音认真而又笃定,她看着她,像是在给自己打气,又像是在鼓励她。


“御坂学姐可是第三位啊,大小姐啊,那么多我们做不到的事情,御坂学姐一出现就做好了,所以这次肯定也是一样的。"


“ 是啊!"


一旁的佐天泪子也附和着,尚存几分稚气的脸上和初春是如出一辙的坚定,御坂学姐肯定也在什么地方努力着吧,白井桑,我们可不能落后啊!


“是……"


白井黑子哽咽起来,看着不远处的俩位少女,内心满满的感动,姐姐大人,黑子和你真的好幸运,拥有着这么好的朋友。


 “那么",初春和佐天相视一笑,说道:


 “我就去把从御坂学姐的床上拿来的头发和从手机上收集来的血迹去送去进行DNA检验了。"


“什么!姐姐大人的头发!"


“嘛,在白井同学昏迷的时候我就去常盘台申请进入你和御坂学姐的宿舍了,13学区的机器人也被我入侵毁坏了,毕竟放任它们这样,可能会破坏案发现场什么的。

"初春羞涩一笑,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正色说道“话说,白井同学,御坂学姐的床上怎么会有你的头发呢?"


遭了,白井黑子的脸涨的通红,这几天忙着找姐姐大人的下落,因为太过疲劳而忘记清理姐姐大人的床铺了。


“这种事情,人家怎么知道啊!”

风吹过来,将白井黑子崩溃的尖叫声传地很远很远……

《看见你》第二章

无法原谅自己……

如果那天告诉了食蜂操祈自己不知道姐姐大人的行踪,但姐姐大人极可能被某个天大的烦恼困扰着,现在的情况会不会有所不同。

白井黑子站在宿舍的窗台旁,酒红色的眼里满是愧疚。

御坂美琴已经失踪了整整三天了,无论是常盘台还是她常去的电玩店都没有她的音讯。

姐姐大人可能遇到了危险,这样的念头在这三天里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

姐姐大人是常盘台的ACE,是学园都市的第三位,一直以来她都以这样的理由去告诉自己姐姐大人不可能受到伤害,可如果……

姐姐大人面对的是整个学园都市的黑暗呢?

身为风纪委员,她一直坚持自己的信念,遵循自己坚信的正义,采取正确的行动,可她也知道学园都市的黑暗。

如果,姐姐大人卷进了那深重的黑暗里要怎么办,她从未去想过这种可能性,可在御坂美琴失去音讯的时候警备员的漠不关心,让她不得不正视这种可能,姐姐大人的身份是第三位,她的失踪学院都市不可能不重视,所以警备员漠不关心的原因只可能有一个-学园都市的上层知情并指示他们不必理会御坂美琴的失踪案件。

“可恶!”滔天的怒火从内心隐蔽处席卷而来,白井黑子发泄式地狠狠砸了窗台一拳,娇嫩的右手立刻红肿了起来,但白井黑子却好像感受不到痛一样,双目失神地站在一旁。

“姐姐大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黑子我坚信的正义到底是什么呢?风吹过来,将她细不可闻的话语吞咽殆尽。

  不知过了多久,细微的手机铃声打破了此刻的宁静。

“初春,有姐姐大人的消息了吗?"

“什么,佐天同学有消息了吗?,好,我马上过来。”





 177支部门外。

白井黑子平复着呼吸,握着门把手的微微颤抖着,害怕,恐惧,浓重的负面情绪深深地包围着她,如果是不好的消息该怎么办?

她不敢再想,手指微微用力一拧,她走了进去。

“白井同学”头上戴着花的女孩第一时间发现了她的到来,一脸严肃的初春饰利将电脑屏幕对准白井黑子的方向,“看看这个吧!”

“原来如此,这个幽灵的军队的都市传说确实和姐姐大人的能力有很多相似之处,不过毕竟是都市传说,可信吗?

“嘛,现在也没有别的方向,只能试试,看能不能查到些什么?"

初春旁边,一直大大咧咧的佐天泪子反常地严肃说到。

“也是,那麻烦你了,初春。"

“是"初春转回电脑屏幕,灵活的手指在键盘上上下翻飞着。

“学院都市的停车场有很多,但废弃又处在偏僻位置的是……,好了,初春松了一口气。

“符合描述的一共有十三个,白井同学,辛苦你了。

嗯,白井黑子拿出口袋里的袖章戴在手上,目光坚毅,虽然不知结果是好是坏,但姐姐大人,黑子相信你一定能平安无事,我也一定会找到你的。



 下午,天已经有些暗了下来。

微凉的晚风徐徐吹动着白井黑子的衣角,带来了丝丝凉意,白井黑子松开了一颗纽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她的后背已经被汗湿透了,太过频繁的运算也让她有些头晕。

半饷,她深吸一口气,继续往前走去,还剩下最后两处地点,如果再找不到线索,就只能另寻出处了。

“初春,最后俩处的地点在哪里?

  “没事吗,白井桑 ,不要太逞强了"耳麦里初春的声音透着些担忧。

  “不要紧,十三学区是吗?我记得这里的停车场在……"

  那边,白井黑子的声音戛然而止,teleport的能力将她传送到了停车场。

“世界大战吗?"

她楞楞地看着眼前混乱的景象,无数楼盘崩塌,看不出原来模样的废弃汽车被砸的到处都是,水泥里的钢筋或裸露或脱离,横七竖八地插在废墟里,她不禁感叹“真是名不虚传!”

  不远处,几个机器人在清理着满地的狼藉,白井黑子看着那个方向,一股莫名的冲动让她走了过去,她看见,无数钢筋插在水泥里,而钢筋的上方普遍有大面积的烧灼痕迹。

“这个能力……”

白井黑子定了定神,在一旁的废墟里翻找起来,一块,俩块,无数巨石被空间移动给移走,终于,她看见了那枚小小的游戏币,不起眼地躺在灰卜卜的水泥旁,不会错的,这个游戏币,这个能力,白井黑子紧紧的握着那枚游戏币,泪水夺眶而出,姐姐大人……,真的是你。